头像

麻豆传媒大屁美女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虽然是一个系的,但班级不同,有时候同科目的老师也会有所不同。

绫清玄不带他们那个班,但自从心理学科目换了一个新老师之后,男生宿舍里讨论绫清玄的就变多了。

喻灼看不出他的想法,只能运用自己学到的心理察言观色。

但不可置否,当汪嶒说了那句‘我很喜欢绫老师’的时候,喻灼的心跳有一瞬的停滞。

“绫老师?”汪嶒又叫了一声。

绫清玄神色冷然,巧然回答:“们应该也有这个课程,想来听的话,先争取老师的意见。”

喻灼的心尚未放下,汪嶒继续道:“那老师可以给我联系方式吗?”

绫清玄拍了拍旁边的有些微呆的喻灼,“有事可以联系我的班长。”

她才不要找一些麻烦上身呢。

而且这汪嶒,绫清玄光从面相上来看,和zz得出了一样的结论,平平无奇,不是个很出彩的人。

但他既能关注到绫清玄,还这般主动,实属奇怪。

高颜值清纯美女诱人香肩美腿天台脱俗写真图片

【宿主,也可以理解,的魅力过大,人家真的喜欢嘛。】zz说完立刻咬舌头,【哎呀,我说什么猪话呢,宿主可不能移情别哦!】

憋着。

【呜……】

绫清玄带着喻灼转身,身后的汪嶒停在原处,等他们走远后,才将那张请假单捻起。

他手指微紧,快要将那纸捏皱的时候,突然松开,重新把它放在了书页中。

……

绫清玄作为第二次光顾男生宿舍的女老师,宿管阿姨表示已经习惯。

“绫老师,学生又受伤了?”

绫清玄应了一声,“嗯。”

宿管阿姨嘀咕着,“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身体一代不如一代啊。”

喻灼不由得在绫清玄耳边小声辩解,“老师,我身体很好,这只是意外。”

心里咯噔一下。

喻灼吐槽自己,干嘛这么急于解释,好像他真的不行一样。

“嗯,是意外。”女生语气风轻云淡,有些许轻哄的意味。

喻灼心里不知怎得舒坦了一些。

到了寝室门口,喻灼见她脸不红气不喘的模样,又是确定她武力值的一天。

“老师,要进来坐一下吗?”

绫清玄都准备把他放门口就走,没想到小家伙主动邀请,当下点头,“好。”

因为脚伤的问题,喻灼想给她接水都有些困难。

所幸绫清玄就只是坐坐,她看了眼他的书桌,问道:“很喜欢心理学?”

喻灼点头,“嗯。”

他放在这的书,大多都是这个方面的。

女生突然指向了自己,眸色里带着些柔和,“四舍五入,就是喜欢我?”

刹那间,呼吸都像被禁锢在一个小盒子里,有人在严密观察一般。

那种深藏的心思跟被猜透一样,将他剖析在众人面前。

喻灼平稳着呼吸,有些尴尬笑道:“我尊敬每一位老师,当然,也很喜欢老师您教的心理学,易懂也很有乐趣。”

对话一下变得客气起来。

绫清玄小‘哦’了一声,“那就是喜欢我的课,不喜欢我。”

喻灼:……

他现在心里很乱,确实不知该怎样回答。

可是老师近在咫尺。

他克制自己的情绪,克制了许久,不可能在这一下就打破。

“不是……老师,要吃糖吗?”

这转移话题的功夫也不知跟谁学的,尴尬生硬。

喻灼从抽屉里拿出糖来。

绫清玄挑了一颗,不打算逗他了。

“张嘴。”

喻灼微启薄唇,糖就被女生塞到了他嘴里。

绫清玄顺势瞟了一眼上次给他室友的书,轻声道:“好好休息,我去备课了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含着糖,整个口腔酸酸甜甜的。

直到门关上,喻灼才回神。

“哎。”

他叹了口气,趴在桌上。

为何他主动想知道一个人想法的时候,却偏偏读取不到。

将脸压在胳膊上,男生俊朗的眉目带着不解。

未料到趴着趴着,他就这么睡着了。

梦里出现绫清玄和汪嶒的面容,两人站在飘着落叶的树下,气氛唯美,两人手牵手。

汪嶒偏头对他警告:‘绫老师是我的,以后都不要出现在她面前。’

站在他身侧的女生应和道:‘我最喜欢的学生,不是。’

两人好像跟他隔着一个世界,却又能真实见面。

那番话刺在喻灼心上,喻灼张嘴想要说些什么,猛然惊醒。

“喻灼?喻灼?”

下课回来的室友一脸奇怪,“又做噩梦了?怎么眼睛都红了,被吓哭了啊。”

眸色微微颤动,喻灼小喘了口气。

胸口好闷,好难受。

他为什么会梦到这种画面?

简直见鬼。

在室友的追问下,喻灼说自己是因为脚突然疼的缘故。

他拿着室友的小镜子,照了照自己的眼眶。

果然红了一圈。

嘲然一笑。

他又不是什么小孩子了,怎么跟心爱的东西被抢走一样的心情会出现。

他是喜欢绫老师,但也止步于欣赏的那种喜欢。

还不到……占为己有吧。

“对了,知道吗,没来的这节课,汪嶒把老师惹生气了。”

室友很是稀奇,“真是不懂成绩好的人的心理,我们不是在上李老师的课吗,他突然出了教室,李老师喊了好几声他都不管。”

“等他回来的时候,李老师问他去干什么了,他一声不吭把自己包拿了就走了。看来他这堂课的分没有了哦。”

喻灼捏着镜子的手一愣,“李老师……汪嶒他是自己出教室的?”

“对,他也不给个解释,所以李老师才这么生气。难不成是去见女朋友了吗?哈哈,我开玩笑的,吃饭吃饭。”

室友不懂,跟他也不熟,所以就没继续再说了。

喻灼却陷入深思。

汪嶒不是专门来找他要请假单的,而是专门去找绫老师的。

不惜损失一门课的学分,也要去找绫老师吗。

为什么?

仅仅是为了告诉她,自己喜欢她,想上她的课,还要她的联系方式?

“啊啊啊啊!”喻灼突然喊了起来。

室友吓得饭都没咽下去,“有这么疼吗,怎么跟女人生孩子似的叫唤。”

“……”喻灼捂着脑袋,“好复杂,好麻烦。”他心情怎么就这么不好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