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像

茄子视频app官方下载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尤溪走到家门口还有些震惊。

世界如此之小,他竟然跟刚接手自己的新编辑遇上了。

而且他跟自己之前编辑说的话,她也一定知道了。

总之,就是尴尬到不知说什么。

不过,绫清玄倒是一路跟在他身后,没有追问其他。

尤溪开了门,瞧着在门口等着的小姑娘,拒绝的话转了个弯。

“要进来坐坐吗?”

前女友都没进过他的屋子,他一定是烧还没退。

“打扰了。”

绫清玄进来后,浅浅看了一眼。

尤溪也是租的房子,不过他这里要比绫清玄家里大多了,两室一厅,而且整洁有序,和他这个人一样很干净。

油画般的少女油菜花地里高清唯美写真

尤溪给她倒了茶,眼皮又开始沉下去了,他揉了揉眼睛,给自己冲了杯咖啡。

茶很烫,小姑娘捏着茶把,氤氲升腾的雾气笼罩,柔化了她的面部轮廓。

尤溪回过神,揉了揉眉间,“童小姐,稿子的事……”

“不急,在医院的时候医生给看过,是因为嗜睡症才完成不了稿子的吧?”

自己的症状被知道也不是什么大事,只不过她这么理解,尤溪心里还是软了几分。

“是的,我会尽快交给。”

“作为的编辑,我有义务监督。”绫清玄把医生给的报告放在他面前。

“停药了?”

尤溪点头道:“那药有副作用,服用后是很精神,但之后昏睡的时间会变长。”

“那我们用第二个办法。”小姑娘莹白的指尖点着那四个字,同醒同睡。

尤溪心尖一颤,当下摇头道:“我独居,也分手了,找不到人同醒同睡。”

绫清玄双手环胸,“意思是,如果没分手,就准备和那女人这样?”

“之前有这想法。”但他都没让那女人进过他的屋子。

本来他是打算让自己慢慢接受她的,但完全没办法。

明明捧着热气腾腾的咖啡,尤溪却觉得有些寒冷,他抿了一口。

两人之间沉默下来,他竟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如果不介意,我想租空着的那间房。”

【……】对,就是这样,宿主快主动点!

“这……”

尤溪这房子是朋友给他找的,他当时不好拒绝,所以就来这了,虽然是两室一厅,但只有他一个人住。

“一,方便我催稿。”

“二,我那屋子隔音效果不好,设备不完善。”

“三,我会监督,帮恢复正常作息。”

小姑娘条理清晰,尤溪还有些犹豫,毕竟两人不熟。

也有可能,是她怕自己拖延交稿进度。

绫清玄在zz的指导下,语气稍微放软了些。

【宿主,再撒个娇卖个萌什么的,反派一定会同意的!】

撒娇卖萌?

还是自杀去下个位面吧。

绫清玄放下茶杯,小家伙很拘谨,也很传统,恐怕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她这么大胆。

她不如去找房东问问隔壁有没有空房间,先定在他旁边再说。

见她已经走到门口,尤溪才后知后觉的站起来。

镜片后的眸子微微浮动着光。

想着她照顾自己,还在他生病的时候陪同,请假继续工作。

尤溪含糊不清道:“我不介意。”

“嗯?”绫清玄瞅着他,“我没听清。”

尤溪又开始犯困了,他双眼眯了眯,“我说,我不介意,想什么时候搬家,我去帮。”

奇怪的感觉升腾,他一点都不排斥她,而且……还可耻的喜欢她的接近。

“周末吧,再联系。”

见他同意,绫清玄说完后就出门关上了。

尤溪抿唇看着那紧闭的门,喝了一大口咖啡。

房间又变得空荡,只剩下他一个人了。

唇齿留着苦涩的咖啡香味,男人靠在沙发上,摘下眼镜,睡了过去。

……

绫清玄回到了办公室工作,和同事们一起进入到键盘敲击声的环境。

到了休息时间,张鸣才过来问她,“溪溪那边搞定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哇,厉害!”张鸣竖起了大拇指。

溪溪可算是他们这最固执的作者之一,一般不会提出什么要求,一旦提出,就会贯彻到底。

张鸣还以为绫清玄会在溪溪踢到铁板,没想这么快就搞定了。

“那樊若春雪呢?”

“正在修改。”

“……厉害了厉害了。”这也是个十分固执的作者,死都不愿意改自己的文来着。

大致问了下绫清玄现在的作者情况,张鸣松了口气,这小姑娘还是挺厉害的嘛。

虽然看上去年纪超小,但是办事效率超高啊。

他们这些前辈可不能落后。

“加油,这个月做出几本出版书来。”

“嗯。”

绫清玄的工作越来越顺手,接手的一周里,不仅和作者之间没什么矛盾出现,也和其他部门参加会议,互相交流。

其他部门的人对她之前只是听说而已,更多的是在费蓝的嘴里听说。

那个被费蓝贬低得一文不值的小姑娘,却给了他们很多惊喜,还提出了很多需要修改和完整的流程机制。

一时之间,公司大部分人对她的好感都有提升。

可绫清玄要的不是他们的好感,而是尤溪的。

zz汇报,反派尤溪现在的好感度只有20。

这几天,在绫清玄的每日问候下,尤溪总算把稿子交上来了。

绫清玄全部核对之后,才帮他全部定时。

一转眼到了周末,尤溪把车停在她楼下,上来帮她搬东西。

绫清玄的东西很少,不过几个小包裹,尤溪以为女生的东西都比较多,所以特意开车来的。

“尤溪,这是的车?”

男人不在,女人单独回来后,看见尤溪和绫清玄站在车边,眸中闪过震惊。

那两个月,她可从没见过尤溪开车,甚至连他家门都没进去过,还以为他是个穷小子。

“嗯。”尤溪淡淡应了声,反应跟遇见陌生人一样。

女人面色难堪,但是看见绫清玄也在一旁后,不敢贸然上前。

她用嘴讽刺道:“小姑娘,我以前可从没见过,是不是知道尤溪家境之后,缠上他的?”

毕竟绫清玄在他们隔壁住着,那屋子比他们的还小呢。

绫清玄懒得理她,打开车门坐到里面。

尤溪也同样没有理会,两人完全将她试做空气。见车行驶离开,女人眼里的不甘和懊悔加大。